虐猫人之死

首页 > 鬼故事短篇 > 虐猫人之死
虐猫人之死

  冬天,A市的城郊的X大学里静悄悄的,在靠近宿舍的那条林荫道上树影婆娑,小安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的脚步声,踢踏,踢踏。她小小声地哼着不知名的歌曲来给自己壮胆,轻轻地吟唱的声音飘在空旷的道路上,显得格外清冷……

  “喵……”不知哪里突然传来细小的猫叫。

  此时,一阵冷风吹过,沙沙地树叶摩擦的声音,伴着猫叫,小安瑟缩着抱臂,加快的步子,伴随着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似乎不知不觉中掺杂进了别的声音,小安不敢再哼唱,步子越来越急促。眼看着这条树荫小道就要到头了,前面的宿舍触目可及。小安渐渐有些心安,然而,突然,从旁边的林子中不知蹿出了什么。

  “啊!”一个短促又尖锐的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晚,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林荫道上再没有什么人影,隐隐约约似乎有猫叫声从远处传来,一切似乎都归于平静。

  猫哭

  这个冬天,女生宿舍楼下食杂店老板的猫,生了几个小猫崽,蜷缩在楼梯道下面的空隙中,总有几个女孩子心善,时不时接济一些牛奶,饼干,小鱼干片儿什么的,引得这几只小猫崽常常踩着跌跌撞撞的步子悠悠晃晃地走出小楼梯道,仰着小脑袋,可怜巴巴地看着来来往往的女大学生们。于是,慢慢地这几只小猫崽也成了女孩子们宿舍,教室谈论的话题。

  “阿晴,我好喜欢那只黄色小条纹的猫咪,可不可以带进宿舍来养嘛……”小女孩软软糯糯的声音,让人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

  “芸大小姐,我知道它们小小的很可爱,可是你不要忘记了,它们是猫,有爪子的,到时候刮伤了我廉价的衣服不打紧,要是划伤了你细细嫩嫩的皮肤,可是要打破伤风的哦!”高挑的女生看着挽着自己手臂的娇小的女孩吓唬道。娇小的女孩摸摸自己的手臂,有些犹豫地看看小猫,放下装满牛奶的小碗恋恋不舍地上了楼,后面的小猫们慢慢地围在了牛奶碗边,有的轻轻舔着,有的小小声地叫唤着,小小的身躯,格外让人怜爱。

  周末的夜晚11点30分。平时原本喧嚣吵闹的宿舍如今早早就归于平静,有些女生在自己的寝室里面三三两两小小声地话着家常,也比平时来的小声多了,悉悉索索的,夹杂着楼道口小猫们的叫声,显得忒温馨了。然而,就在这夜半时分,不知是谁的高跟鞋踩着楼梯道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听来格外尖锐,引来众人的反感。慢慢的脚步声消失了,只听见猫的惨叫声,很凄厉,但是快到春天了,夜猫提前叫春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因此大家也都没有太在意。

  但也不知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猫窝那儿传来一阵一阵的猫叫,尖锐犀利,让人焦虑不安,在深夜中平添了一些恐怖。然后也没有好事者愿意在这冷冬的天气里往外跑……慢慢地猫叫声也小了下去,隐隐约约却不停歇。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是对陈芸来说,难得的早起看到的却是……

  “啊 ——!”尖锐的叫声把宿舍楼的女孩们都吵醒了。小楼梯道下面的猫窝,几只小猫还在小声的叫唤,声音都有些沙沙哑哑的,楼梯道周围都是些破裂的小碗碎渣和星星点点的血迹。小猫们多多少少都带着伤,其中,独独有一只,黄色小条纹的猫咪,仰着头,空空洞洞的眼窝,还带着血,看得人瘆的慌。

  周晴抱着陈芸,捂着她的眼睛,小声地安慰着。慢慢地其他的女孩子们跟着尖叫声聚拢来,也看见了小猫们的惨状,她们小小声地讨论着,商量着。

  “都凑在这里做什么!”小安站在楼道上,棱角分明的妆容和尖锐的问话,带着冷冷的气息。几个女孩挪出了一条道。映入眼帘的正是那几只被虐的小猫。

  “不就是几只受伤的贱猫!有什么好看的!妨碍!”小安踩着高跟鞋,目不斜视地穿过人群。鞋子和地板接触时哒哒哒的声音在宿舍楼的墙壁间回荡。周晴微微抬眼注视着小安,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失踪

  陈宇涵总觉得冥冥的黑暗中有那么一双眼睛盯着他看,只要是靠近2号女生宿舍楼,那双幽幽的带着绿光的眼睛,就不知道从哪里注视着他。只是实在没办法,好几天没有看见自己心中的女神,这不,只好又候在了女生宿舍的楼下。

  暖暖的阳光透过树叶落在身上,却莫名地添了寒意,可如今也不过9月,这南方的天气怎的会凉的这么快。陈宇涵不由地抱臂,搓搓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不经意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周晴姐!”陈宇涵匆匆向前走了几步。

  “臭小子,怎么不去找你的余悠安,倒是来找我了?”周晴一把揽过他揄揶道。

  这周晴可以说是陈宇涵的青梅竹马,两人的家也不过隔了堵墙。

  陈宇涵尴尬地笑了笑:“这不是找不着她了么。想着你们在一个宿舍楼,总归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听到这话,周晴愣了愣,说起来,这也是好些天没有看见小安了。别说看见了,以前小安时常晚归,每每都是十一二点的时候能听见她咔咔咔的脚步声,这也确实有好些天没有听见半点声息了。可说起来毕竟只是一栋楼,又不是隔壁间,哪有那么多的联系呀。

  “晚些我帮你问问宿舍阿姨好了,确实好些天也未曾见到她了。”周晴道。

  然而,无论是宿舍阿姨还是室友,说起余悠安,都道是好些天没见了,原本以为年少爱玩,许是回家了或是自个儿去哪儿玩了,然而没有少的行李物件和消息,看起来像是失踪一样。

  碎尸

  这个周末,可可自己在宿舍里,收音机里主播的声音沉沉稳稳的,让人有些许的安心。想着平时这个时候,至少还有小安踏着脚步回来的声音,就算她总是一脸高傲没有表情,也鲜少说话,但至少有点儿人气,不像现在这样,收音机单薄的声音显得好安静,总有些许不安。这已经是小安失踪的第三天了。听说学校也已经上报了公安局了。只是结果还在待定中。

  可可关掉了寝室的灯和收音机,忽然就这样安静下来了,只留下了桌面上的小台灯,氤氤氲氲的灯光。

  “喵~”不知哪里传来了猫叫的声音。可可有些害怕地紧了紧被子,带上手机的耳机,里面那些歌曲欢快地传进耳朵里,好像连那些奇怪的恐怖思想也一并变得欢乐起来了,可可强迫自己闭上眼睛,慢慢地进入了梦想。

  “咔咔咔...喵~~~~~~!”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就这样惊醒!听见屋外又传来熟悉的咔咔咔的声音,夹杂着凄厉的猫叫声,显得格外恐怖,然而脚步声只是停留在门外。突然可可听见,这脚步声和猫叫在寝室回想,却没有听见别的声音,没有开门声,什么都没有!她不敢探出头去看个究竟,小小声地喘着气,她也不敢睁开眼睛。这脚步声停在了她床边有好些会儿,又慢慢地向小安的床铺挪过去,似乎听见了有人上床的声音,然而可可不敢动,只是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看见床上的夜光手表显示着3点钟……

  可可不敢动,这时耳机里面竟又传出了之前的音乐声。慢慢的舒缓的音乐,让可可微微有些放松,慢慢困意上来……

  “叮!叮……”手机闹钟响起来。可可打了一个哈欠,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映在脸上,不清醒都好难。伸了一个懒腰,可可忽然想起昨晚莫名的声响,想来现在已是青天白日,还能有什么呢?探出头环视着寝室,倒吸了一口冷气:“啊——!”

  可可掩住自己的嘴巴,却挡不住尖锐的叫声蹿出房间。这次却没有人来,然而看着满寝室四溅的鲜红,如血一般,她真的完全不敢动,几次手机都拿不稳,号码也按不稳,好不容易拨通了辅导员的电话,可是几乎一句话有说出来,只听见辅导员在那边:“喂,喂?可可?可可?怎么了?”

  可可觉得周身一阵凉意,瞬间就不知知觉了。

  结尾

  后来听说女生2号宿舍楼底层和顶层都被封了,宿舍4人,一个女孩清晨醒来时看见同寝室的另一个女孩子的尸体,不知怎么,像是被什么生物用锋利的爪子抓成了碎片,恐怖得无以言表,之后那个目击者就变疯掉了。警方介入调查,但很快便不了了之。

  有人说,看见了那个孩子的日记,里面有她虐猫的详细过程。有人说她本身就是一个疯子,一个神经病,怀疑身边所有的人,包括那只被她虐待的猫。有人说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她那些伤痕铁定是猫干的。

  然而一直都没有个说法。谁知道呢?

Copyright © 2016-2020 www.guigs.cn All Rights Reserved. 鬼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1170253号

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时内妥善处理。

教您简单方便记住我们鬼(gui)故(g)事(s).cn|网站地图

本站内容可能会让人感到极度的恐怖与不适,建议胆小或有心脏病者回避。如因本站的鬼故事或恐怖内容而造成任何问题,本站概不负责,请慎重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