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娃娃

首页 > 鬼故事短篇 > 傀儡娃娃
傀儡娃娃

  (一)下一目标,夜久结罗

  夜久结罗的父母常年在外地,只有比她大十岁的哥哥和她一起生活。从小她就听说过自己家的祖先是在日本首屈一指的傀儡师,不过也曾听说夜久族还有一个分支,但父母对此一直绝口不提所以她也只知道这么多。

  一天她放学后就和同学鬼丸咒月一起回家。

  鬼丸咒月的祖先是阴阳师,和夜久族的祖先是故交。因此虽然她们的性格差异很大,但仍旧关系很好。

  在繁华的街道上不知何时开了一家商店,应该是新开的。至于是什么时候开的她们一点印象都没有。

  店的名字叫“雪月”,本应该是很可爱的名字,但用荆棘组成的汉字竟隐隐散发出邪魅的气息,加上停在招牌上的乌鸦的叫声,烘托出恐怖电影中才有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

  鬼丸咒月快步走到夜久结罗旁边,“有很强的气息。”

  气息?什么气息?

  “呀呀,跟你祖先是同行呀。”

  听鬼丸咒月一说夜久结罗扫视了一下店里的情况,果然门口橱窗里放着一具傀儡,是一具拥有惊人美貌的傀儡。

  麦穗般金黄的长发在发尾精致地卷起,红色连衣裙把它白皙的脸上衬托得更加惨白。如同加入了蜂蜜的牛奶一般逼真的油漆细腻的涂遍每一处。显示出几分昂贵。若不是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一定不会有人把它当做傀儡。

  “进来看看吗?”店主迎了上来。

  店主是个妖艳的妇女,虽然有些上年纪了但还算是个美人。但她面无表情地突然出现着实让人下了一跳。

  “别进去。”鬼丸咒月在夜久结罗耳边悄声说道。

  虽然只是耳语却没能逃过店主的耳朵,她望向鬼丸咒月的眼神分明带有一丝威胁。

  但店主望向夜久结罗的眼中似乎有种能让人如同傀儡般屈从于她的能力使夜久结罗竟不顾及鬼丸咒月语气中前所未有的严厉走进了店里。不久,便买下一个娃娃后走了出去。

  “下一目标,夜久结罗。不过要小心那个鬼丸咒月。”待两人走后,店主如此向傀儡命令道。

  “明白,殿下。”回应她的命令,傀儡如此说道。

  这,就发生在一个普通的放学后。

  (二)以后不准去那家店

  几天后,在名为夜久家收到了邮寄来的包裹。里面装的是具名为“夜久护刃”的傀儡。不用说,自然是夜久结罗的东西。

  夜久结罗显得很高兴,但与她相比她的哥哥夜久野狐却很淡定。

  “从会给傀儡起名字这点来看,这个店主还蛮细心的。”夜久野狐两臂交叉被背着妹妹。

  “嗯,店主和我们是一家的也说不定。”回应哥哥的冷漠,夜久结罗却仍旧保持着收到傀儡时的兴奋,“哥哥,你认为那个店主会不会是我们家族的另一分支呢?”

  “给我闭嘴,不准想这个问题。”夜久野狐突然回头怒视着自己的妹妹,他突然的动作着实让夜久结罗吓了一跳。

  “哥哥。”

  “还有,傀儡你可以留着,但以后不准去那家店。”夜久野狐说完后便走了出去,只留下夜久结罗在房间里不解地望着哥哥愤怒的背影。

  怎么了,哥哥?

  (三)鬼娃娃

  在哥哥出去后,夜久结罗便端详起放在榻榻米上的傀儡娃娃。

  娃娃面色红润,显得气色很好。面色平静,一双大眼睛正不解地望着她。披肩的长发,很有光泽,触感很好,简直很真头发毫无差别。齐刘海和和服显示出几分古典气息。

  这哪是娃娃?简直就是真人纳。

  夜久结罗不住地欣赏着娃娃,娃娃精致的面容如同磁石一般吸引着她的目光。凝视着娃娃,她仿佛看见娃娃在笑,甜甜的笑。随后慢慢的从榻榻米上站起来,朝她伸出手臂,搂住她的脖子,拥她入怀。虽然因为有些用力过大而使她无法呼吸,但她却如同着魔一般无法将娃娃推开。娃娃的微笑也越来越诡异,仿佛要将她拉入曼珠沙华的世界中……

  “怎么了,结罗?”哥哥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使夜久结罗立刻清醒了过来。

  “我没事,哥哥。”夜久结罗甜甜一笑,回应哥哥的担心。

  在确定妹妹没事后,夜久野狐走了出去。夜久结罗再一次望着娃娃,娃娃的表情毫无变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刚才是怎么了?

  夜久结罗机械般的伸手抚摸着娃娃的脸庞,娃娃的皮肤细腻光滑,不像是娃娃所拥有的。突然,她的手在娃娃的眼角处停住了。因为她的手明显有了湿润的感觉。

  怎么弄湿了?

  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夜久结罗把被沾湿的手指放进口中。瞬间,口中便有了轻微的咸涩感。

  这是眼泪呀。

  眼泪?突然夜久结罗意识到了一件令她毛骨悚然的事,她吓得一下子蹲坐在地上。

  它是傀儡娃娃,怎么会哭呢?这么说刚才不是幻觉,差点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想到这,夜久结罗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再看娃娃的表情,虽然还是在笑,但却如罂粟般散发出神秘、恐怖的气息,仿佛随时都在找机会对自己下手。夜久结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抓起床上的毯子盖在娃娃的身上使自己不至于被娃娃吓到。

  这种事怎么就被我遇到了。

  (四)怨鬼

  在客厅里,夜久结罗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自己房间她不敢进去了不说,现在关键是要这样处理“躺”在自己房间地上的傀儡娃娃。

  找哥哥肯定是行不通了,父母更不要说了,肯定会以为自己脑子坏了。现在能商量的人也就这样鬼丸咒月一个人了。对了,就找她商量。

  在离夜久家不远的咖啡厅里,夜久野狐约见了鬼丸咒月。

  “你刚才说的我都明白,我会尽力而为的。”鬼丸咒月和了一口咖啡,沉稳而不失礼貌的回应了夜久野狐的请求。

  “非常感谢,还有关于我约见你的事请你替我保密。”夜久野狐从座位是站起来。

  “嗯,好。”

  “那么我就不多加打扰了。”夜久野狐朝鬼丸咒月略微欠身后,走出了咖啡厅。

  不久,鬼丸咒月接到了夜久结罗的电话后和她约见在自己所在的咖啡厅。

  “听过‘妹妹背着洋娃娃’吗?”在听夜久结罗说明来意后,鬼丸咒月突然抛出了这个奇怪的问题。

  “听过。”夜久结罗虽然不解,但还是做出了回应。

  “那首歌中的娃娃应该和你家的娃娃一样,内心都充满了怨恨,所以才会哭。”鬼丸咒月细心的解释道。

  “早知道当初就听你的话,不进那家店了。”夜久结罗苦笑着说。

  “现在才知道后悔。快把傀儡娃娃处理掉。”鬼丸咒月语气严肃地命令道。

  “为什么?”

  “怨鬼的灵力很强,有可能会伤害你。请记住我的忠告。”鬼丸咒月说完便离开了。

  虽然夜久结罗对鬼丸咒月所使用的敬语感到不解,但她仍旧没有决定要按照鬼丸咒月的话把娃娃处理掉,也不准备找卖主退货。相反,她对傀儡娃娃产生了非比寻常的同情心,并决定帮助它。

  (五)夜久氏族千年诅咒

  回家后,夜久结罗假装没有看见傀儡娃娃上盖着的毯子别人叠好后放在床上。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看着电视。夜久野狐在房间里忙着什么。

  时间差不多了,夜久结罗便上床睡觉了,与往常不同,她用枕头把头遮住。她似乎并没有影响她的睡眠,不久枕头下便传来了她轻微的呼噜声。

  夜渐渐深了,绯红的月光渐渐照耀在夜久家的宅邸,一片祥和却似乎又意识着要发生什么似的。

  在确定夜久结罗已陷入沉睡之后,躺在地上的傀儡娃娃夜久护刃从榻榻米上站起来,从木屐底部隐藏的盒子中取出折刀后,尽量不发出声音地走到夜久结罗的床边,一手抓住盖在夜久结罗头上的枕头,准备用手中的折刀在夜久结罗雪白的呢脖颈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并以征服者的身份望着自己的“猎物”血溅当场。

 

  在第二天,众人还沉浸在睡梦中时,殿下便会把她和夜久结罗一起回收。从此,自己家族的诅咒便会由另一个夜久家族接任……

  想到这,夜久护刃的最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丝邪魅的弧度。

  但就在她准备用力掀开枕头的时候,突然有两只手将她的手腕紧紧抓住,趁她没反应过来时,夜久结罗已将她的身体压在身下,让她动弹不得。

  “最好别动,格斗术是我的特长。”似乎是不想吵醒哥哥,夜久结罗压低了声音,但仍旧难掩她语气中赤裸裸的杀气。

  “你赢了,想怎样随你吧。”夜久护刃知道自己的棋下完了,为了表示诚意,她收起折刀,并将刀放在地上。

  “好,Ok.”夜久结罗拿过折刀后放开了夜久护刃。

  “那么,夜久护刃。告诉我的身份,并告诉我你的目的。”

  “你们家族的另一分支。目的是,把你变成傀儡娃娃。”夜久护刃活动了一下手腕,平静的回答。

  “为什么?”夜久结罗也显得相当平静。

  “因为诅咒。”夜久护刃略微停歇之后,缓缓开始了叙述:

  原来夜久家曾在一场祭祀中使用了傀儡代替了活人,由于过于逼真所以当时没被察觉。但却没能逃过神灵的眼睛。于是夜久被施下千年诅咒--历代都会有一位女子变成傀儡。

  那时本该被当做祭品的夜久雪月觉得愧对族人于是离开了夜久家,自立门户,也就是夜久家的另一分支。

  但夜久护刃的继母却不甘愿让自己的后代将诅咒延续下去却又无能为力,于是她便想出让夜久家的另一后裔接下诅咒,也就是夜久结罗。

  (六)请让我来代替你吧

  夜久护刃结束了自己的叙述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你想怎样就随你吧。”

  夜久结罗紧紧的抓住了夜久护刃的左肩。想必下一秒中那把折刀将会插进自己的身体里吧,明天她的尸体便会出现在地狱中吧,从此她,夜久护刃便会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消失,仿佛从没出现过。

  来吧,死亡,快来吧。没有自由,宁愿死。

  夜久护刃闭上双眼,宁静的等待着死亡。

  但冰冷的刀刃却始终没有插进她的身体,取而代之的是夜久结罗温暖的怀抱。

  “你,不害怕吗?”突然受到这一“优待”的夜久护刃明显有些受宠若惊。

  夜久结罗摇摇头,“谢谢你,为我们夜久家做出怎么大贡献。”虽然她一直低着头,但夜久护刃明显感觉有冰冷的液体打在她单薄的和服上。

  她在哭,夜久结罗在哭,为了她,夜久护刃。

  这是她夜久护刃第一次有人会替她哭。

  “请杀了我吧,结罗。这样你就能逃脱诅咒了。”夜久护刃潸然泪下,她现在只希望通过死来使眼前这个善良的女生能够解脱。

  “你不会死的,护刃。请让我来代替你吧。”夜久结罗一坚定的语气说着连夜久护刃无论如何都无法想信的语言。

  “你疯了。”

  “我是认真的。请用我的身份活下去吧。”夜久结罗抱紧了自己怀中颤抖着的女生。

  “嗯。”夜久护刃温柔的笑着,她知道这是她能最后留个夜久结罗的东西了。

  两个女生紧紧地拥抱着,紧紧的,仿佛要将对方融进自己的灵魂之中……

  紫光闪现,将两人的身份互换了。

  (七)下一目标,是谁呢

  “怎么了?”夜久野狐推开妹妹房间的门,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倦容,想必一直保持着清醒。

  “我没事。”穿着睡衣的女生背对着夜久野狐,显然犹豫了一下后加上了一句,“哥哥。”

  虽然眼前的女生穿自己妹妹的睡衣,但她冰冷的语调和气质却在无形中告诉夜久野狐自己的妹妹以被她代替。

  “我叫夜久野狐,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夜久野狐无奈地笑了下。

  “夜久护刃,请多关照。”

  待夜久野狐离开后,夜久护刃抱紧了“躺”在地上的傀儡娃娃。

  几分钟还在和自己说话的夜久护刃身体虽以僵硬,但残余的体温却温暖着她,平静温柔的瞳孔一直聚焦在自己身上,似乎鼓励着自己活下去……

  走出夜久结罗的房间后,夜久野狐拨通了鬼丸咒月的电话后,以哀伤的语气缓缓说道:“夜久结罗还是没能逃出宿命。”

  鬼丸咒月一直站在夜久家宅邸外,挂断电话后,她以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如此说道:“这就是她的宿命,在她进入‘雪月’之时就以注定。”语毕,她转身离开夜久家,一次也没有回过头,不久便投入了夜色中……

  夜久家千年诅咒的下一目标,会是谁呢?

Copyright © 2016-2020 www.guigs.cn All Rights Reserved. 鬼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1170253号

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时内妥善处理。

教您简单方便记住我们鬼(gui)故(g)事(s).cn|网站地图

本站内容可能会让人感到极度的恐怖与不适,建议胆小或有心脏病者回避。如因本站的鬼故事或恐怖内容而造成任何问题,本站概不负责,请慎重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