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邻居

首页 > 真实鬼故事 > 毒邻居
毒邻居

真实鬼故事《毒邻居》讲述了赣南地区,一个荒凉,僻静的村子—寒风村,坐落于大山深处。这是个近乎与世隔绝的村子,平日里村民们犁田种地,自给自足,农闲时就去周边的山上猎捕些飞禽野兽,回来将其码上盐巴,挂于屋檐下日晒风干,到了大年下加,鬼段子分享:她来看新买的房子,竟碰见了老同学灵,灵原来也刚买了这的房子。她们边上楼边开玩笑讨论这的房子这么便宜是不是因为闹鬼。因她们发现,这里的邻居都怪怪的。看完房子灵送她离开,出门那刻,她听见两邻居说:就是她,她刚才对着空气说话,又比划。好像身边有人…她看向身边脸色越来越苍白的灵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真实鬼故事栏目!

赣南地区,一个荒凉,僻静的村子—寒风村,坐落于大山深处。

这是个近乎与世隔绝的村子,平日里村民们犁田种地,自给自足,农闲时就去周边的山上猎捕些飞禽野兽,回来将其码上盐巴,挂于屋檐下日晒风干,到了大年下加些干辣椒颠炒一番后端上桌来也不失为一道美味。

一年又一年,这样简单纯朴的日子村民们过得倒也怡然自得。村子四周山上古树成荫,植被茂盛,风景绝佳。任谁都不能料想到,在这样一个路不拾遗,民风淳厚的小村落里,竟会发生那样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以致此事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村民们提及此事时仍言语闪烁,双目惶恐,不经意间凉意遍布全身,顿觉四周草木皆兵。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之前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那时正值酷暑时节,气温炙热难当。刚吃过午饭的村民们都待在家中歇息纳凉,或手摇蒲扇,或吃块西瓜,一切都平静惬意。

这时,村西头一户人家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悲呼声:“杰杰,杰杰,你在哪啊,快出来啊,不要吓唬妈妈啊,呜,呜……!”

紧接着一连串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就在村中四处响了起来,在这个安静的午后显得尤为清晰刺耳,令人惴惴不安。

村民们闻声后纷纷从家中走出查望,只见住在村西第四户的老李家,一家老小都出动了。

他们家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焦灼万分的神色,正在村中焦急地四处寻觅着,逢人开口就问:“你看见我们家杰杰了吗,看见了他了吗?”

当见到别人一脸茫然无知地摇头时,他们的脸上顿时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失望之绪。

原来,老李家的外孙,今年二岁半的杰杰,中午吃过饭后就独自在门外玩耍,他的母亲和外婆都在厨房里剁菜,准备待会把家里养的几只鸡给喂一下。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吧,杰杰的母亲桂容忙好了手里的活计之后就对着外面呼唤杰杰的名字,让他回屋睡午觉。

但是喊了几声,杰杰都没有应声,桂荣立刻感到心中一沉,急忙朝屋外跑去。

待她跑出院外,只见外面四下无人,杰杰根本就不在门口玩耍,她顿觉一阵头晕目眩,凄声喊道:“杰杰,杰杰,你在哪啊?你不要吓妈妈啊,快点出来啊!”

杰杰的外公外婆听到女儿呼喊的声音后,也急忙从屋里一路小跑着出来。听完女儿的哭诉,一家人都急地心惊肉跳,连忙集合住在附近的亲戚们去村里四处寻找起来。

村民们一听杰杰失踪了,个个都焦急万分,赶紧联合在一起帮着老李家寻找起孩子来。大家先在村子里找了几圈,没有发现杰杰的踪迹。随后,村民们又自发地前往附近的几个山头上去寻找。

山道地势险要,到处崎岖不平,这就给村民们的搜救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但他们不敢慢下来,因为多耽搁一分钟,杰杰的生命就有可能在这个世界上早消逝掉一分钟。

通过十几个小时的艰难搜寻,大家把周边的山都找遍了,却始终没有发现孩子的行踪,筋疲力尽地村民们只好作罢,各自散去。

这时候,杰杰的父亲,在镇上一家工厂里上班的刘松闻讯连夜从镇上赶了回来,看到早已哭昏了过去的桂容,又得知孩子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他顿时感到心中如刀绞一般难过。

刘松把妻子扶进屋,到了杯热水给她灌下,好半天,桂荣才悠悠醒来。看到丈夫后,桂容又是一通大哭。刘松在一旁劝慰着妻子,然后向她仔细询问了杰杰失踪前的所有细节,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此时的他也是急得一筹莫展。

就在这时,桂容的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她的邻居胡英。

因为,就在一个多星期前,老李家和胡英因为在各家地头上种树的琐事曾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当时胡英的情绪非常激动,骂不绝口,口口声声说迟早要让老李家好看。桂荣赶紧把心中的猜测告诉丈夫。

刘松一听,事不宜迟,赶紧带着桂荣来到了邻居胡英的家。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后,胡英打开了自家的大门,一看是隔壁刘松两口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伸手就要把门给关上。

这时,只见桂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抱着胡英的双腿悲哀地哭道:“胡妈,以前要是我们哪里得罪了您,就请您看在我们多年邻居的情分上,原谅我们吧!请您把杰杰还给我们吧,我给您磕头了还不成吗?求求您,把孩子还回来吧!”说完,就对着胡英连连磕起头来。

胡英,这个年过半百的粗野村妇,此时镇定如常。只见她慌忙从地上将桂容一把扶起,口中连身说道:“使不得,这可使不得啊!桂容啊,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小辈,我平日里都拿你当自家女儿看待的!你说我会藏起自家女儿的孩子吗,这不是笑话吗?”说完,便一脸无辜地看向桂荣。

但是桂荣哪里肯信,她赶忙接过话道:“这样,胡妈,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进去自己找找,行吗?”

胡英冷笑道:“说了半天,你还是不信我!也好,你自己进去找吧,免得诬赖好人!”说完,便悻悻地趔到一边,将刘松夫妇二人让了进去。

刘松和桂荣两人一进胡英的家门,就急忙在她家的几个屋子里到处寻找起来。但是屋前屋后,包括院子里的角角落落俩人全部都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杰杰。

桂荣呆呆地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她仰起头朝着天空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杰杰……”

那悲戚的声音穿透了天空,空中几只路过的鸟儿被惊吓得连忙扇动着翅膀,急速地飞走了,直至天际……

接下来的日子里,刘松和桂荣两个人什么事情都不干了,整日里就是到处去寻找杰杰。他们风餐露宿,走遍四乡八村,荒山野岭,鞋子都走破了好几双,但是始终没有发现有关杰杰的任何线索。

渐渐地,刘松夫妇二人陷入了绝望,现在他们只得企盼着,但愿只是外面来的人贩子将杰杰拐了去,卖往了异地。至少那样杰杰他还能活着,他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有时候,夫妻二人幻想着杰杰此时正在异乡的某户人家里快乐地玩耍着时,两人的嘴边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但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掉了下来,染透了衣襟……

这天,也就是杰杰失踪的第十四天,外出寻找孩子未果的刘松夫妻俩精疲力竭地回到了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倒在了床上。大概是因为太过劳累,心力交瘁的俩人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就在这时,刘松忽然听到房门“吱吱呀呀”地轻轻响了起来,他疲惫地睁开了眼睛往门外瞥了一眼,突然,他楞住了。

他从门缝那里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一闪而过,就消失不见了。那个小小的身影,特别像是自己的孩子,杰杰……


(图文无关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刘松慌忙下床,吸上拖鞋就朝门外跑去。出了屋门,他才发现已经到了傍晚十分,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这时,他看见那个小小的身影就在自家屋外不远处站着,他赶紧上前,朝那走了过去。

但是还没等他走到近前,那个小身影又跑开了,刘松紧跟其后,不敢有丝毫松懈。那个小小的身影跑一会,停一下,似乎是要把刘松引到某个地方去。

就这样,很快刘松就被那个小身影带到了一个黑漆漆的,且臭气熏天的地方。刘松定睛一看,“这里不是胡英家屋后的粪坑吗,我怎么来到这里了啊?”刘松在心中低声奇怪道。

此时那个小小的身影正一动也不动地背对着刘松,站在距他一米开外的地方,突然那个小小的身影忽然转过身来,正对着刘松直直地看去……

“啊……杰杰,杰杰,是你吗?我的孩子,快过来,让爸爸抱抱!”

刘松猛然认出眼前那个小小的身影正是自己的孩子杰杰,连忙欣喜地朝那孩子奔去。但是很快,他,停了下来。

暗夜下,只见杰杰的脸色青白,双目圆睁,但是眼睛里却没有黑眼仁,只有死鱼一般的眼白在那泛着白森森的光……

突然,两行殷红色的血泪从他的眼角缓慢渗出,然后顺着脸庞不停地往下泠去……

望着眼前这个面相狰狞,让人不寒而栗的孩子,他,还是杰杰吗?

此时的刘松如同坠入了冰窖一般,浑身冰凉,他不禁失声喊道:“杰杰,杰杰,你,你这是怎么了……”顿了一下后,他毅然朝着杰杰那里跑了过去。

杰杰并没有答话,只是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跑过来的刘松。就在刘松来到近前,即将用手抱住孩子的那一刹那,杰杰突然跳入了一边的那个满是污秽的粪坑里。

在杰杰的身体即将全部没入粪水中的那一刻,他忽然仰起头来,对着刘松无声地蠕动了两下嘴巴。刘松看着杰杰的嘴形,分辩出了那两个字,那是“爸爸”两个字……随即,杰杰的身体就已经完全沉入了粪池中,什么都看不见了……

“啊……”刘松悲痛地大叫了一声,从梦中惊醒过来,浑身冷汗淋漓。一旁沉睡地桂荣被他的叫声给吓醒了,看见身边神情惊惶的丈夫,忙问他是怎么了。

刘松定了定神,忙把刚才梦里所发生的一切告诉给妻子,夫妻二人越想越不对劲,赶紧起身下床,要再次前往胡英家查看。

刘松夫妻俩刚走出家门,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俩人出去一看,原来是胡英正在跟一个村民骂架。刘松夫妻俩此时哪还有心思管别人闲事,只想乘着现在的机会,来到胡英家再次查看一番。就在俩人刚走出不远时,胡英和那个村民的一句对骂引起了俩人的注意。

只见在那俩人的骂战中,胡英明显属于劣势,于是她便撒泼般地对着那个村民诅咒道:“你当心点哦,当心自己的娃娃也被别人弄了去,你也要掉娃娃了!迟早让你变成老绝户,哼!”

话语里的阴毒让人听后浑身发凉,尤其刘松夫妻俩,当听到胡英的话里几次出现了“也”字后,俩人的心如同掉进水中的秤砣般,迅速沉到了底……

俩人不敢迟疑,赶紧来到了胡英家屋后的那个粪坑处。刘松拿起放在一边的粪舀,在坑里划拨了起来。

很快,粪舀就触碰到了一个物体。刘松用粪舀将那个东西往旁边提了提,其中的一角很快露了出来,一旁的桂荣往那一看,“啊……”地一声悲呼后,就昏倒在了一旁。

刘松慌忙放下粪舀,就去掐妻子的人中。几分钟后,桂荣慢慢地转醒过来,只见她流着眼泪道:“是他,我认出来了,那是杰杰失踪时身上穿的衣服。天哪,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杰杰啊,这都是为什么啊…..”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天空中只有几只鸟儿在那盘旋着,很快便直入云霄,留下了几个小小的黑点……

见势不妙的胡英正要往外逃窜,就被闻讯赶来的村民们一把扭住,动弹不得。自知即将死罪难逃,胡英的身子立刻瘫软了下来,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泼悍。

乡派出所的警察们接警后迅速赶到了现场,拍照取证后,将胡英带上了警车。望着远去的警车,刘松夫妻俩不由得抱头痛哭,哭声里除了悲痛,还有悔恨。恨自己为何不小心,让恶人有了可乘之机,害了孩子也害了这整个家庭。

事后,被村民们从粪坑里打捞出来的杰杰,很快也就入土为安了。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刘松夫妻俩同时做了一个梦,梦里杰杰衣着干爽,神情愉悦,他高兴地笑着扑到了父母的面前,分别亲了亲俩人的脸庞,然后紧紧地拥住了二人。

这时,杰杰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扇门,门里的光线温暖明亮,四周围满了鲜艳的花朵。杰杰向刘松夫妻笑着摆了摆手,然后恋恋不舍地转身走进了那扇门里。

很快,门关上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像是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般……

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故事之家】

【灵异】你不知道的猫脸老太真相!

【惊悚】我缝尸的时候,那具尸体居然‘活了’!


(图文无关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赣南地区,一个荒凉,僻静的村子—寒风村,坐落于大山深处。

这是个近乎与世隔绝的村子,平日里村民们犁田种地,自给自足,农闲时就去周边的山上猎捕些飞禽野兽,回来将其码上盐巴,挂于屋檐下日晒风干,到了大年下加些干辣椒颠炒一番后端上桌来也不失为一道美味。

一年又一年,这样简单纯朴的日子村民们过得倒也怡然自得。村子四周山上古树成荫,植被茂盛,风景绝佳。任谁都不能料想到,在这样一个路不拾遗,民风淳厚的小村落里,竟会发生那样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以致此事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村民们提及此事时仍言语闪烁,双目惶恐,不经意间凉意遍布全身,顿觉四周草木皆兵。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之前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那时正值酷暑时节,气温炙热难当。刚吃过午饭的村民们都待在家中歇息纳凉,或手摇蒲扇,或吃块西瓜,一切都平静惬意。

这时,村西头一户人家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悲呼声:“杰杰,杰杰,你在哪啊,快出来啊,不要吓唬妈妈啊,呜,呜……!”

紧接着一连串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就在村中四处响了起来,在这个安静的午后显得尤为清晰刺耳,令人惴惴不安。

村民们闻声后纷纷从家中走出查望,只见住在村西第四户的老李家,一家老小都出动了。

他们家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焦灼万分的神色,正在村中焦急地四处寻觅着,逢人开口就问:“你看见我们家杰杰了吗,看见了他了吗?”

当见到别人一脸茫然无知地摇头时,他们的脸上顿时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失望之绪。

原来,老李家的外孙,今年二岁半的杰杰,中午吃过饭后就独自在门外玩耍,他的母亲和外婆都在厨房里剁菜,准备待会把家里养的几只鸡给喂一下。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吧,杰杰的母亲桂容忙好了手里的活计之后就对着外面呼唤杰杰的名字,让他回屋睡午觉。

但是喊了几声,杰杰都没有应声,桂荣立刻感到心中一沉,急忙朝屋外跑去。

待她跑出院外,只见外面四下无人,杰杰根本就不在门口玩耍,她顿觉一阵头晕目眩,凄声喊道:“杰杰,杰杰,你在哪啊?你不要吓妈妈啊,快点出来啊!”

杰杰的外公外婆听到女儿呼喊的声音后,也急忙从屋里一路小跑着出来。听完女儿的哭诉,一家人都急地心惊肉跳,连忙集合住在附近的亲戚们去村里四处寻找起来。

村民们一听杰杰失踪了,个个都焦急万分,赶紧联合在一起帮着老李家寻找起孩子来。大家先在村子里找了几圈,没有发现杰杰的踪迹。随后,村民们又自发地前往附近的几个山头上去寻找。

山道地势险要,到处崎岖不平,这就给村民们的搜救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但他们不敢慢下来,因为多耽搁一分钟,杰杰的生命就有可能在这个世界上早消逝掉一分钟。

通过十几个小时的艰难搜寻,大家把周边的山都找遍了,却始终没有发现孩子的行踪,筋疲力尽地村民们只好作罢,各自散去。

这时候,杰杰的父亲,在镇上一家工厂里上班的刘松闻讯连夜从镇上赶了回来,看到早已哭昏了过去的桂容,又得知孩子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他顿时感到心中如刀绞一般难过。

刘松把妻子扶进屋,到了杯热水给她灌下,好半天,桂荣才悠悠醒来。看到丈夫后,桂容又是一通大哭。刘松在一旁劝慰着妻子,然后向她仔细询问了杰杰失踪前的所有细节,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此时的他也是急得一筹莫展。

就在这时,桂容的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她的邻居胡英。

因为,就在一个多星期前,老李家和胡英因为在各家地头上种树的琐事曾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当时胡英的情绪非常激动,骂不绝口,口口声声说迟早要让老李家好看。桂荣赶紧把心中的猜测告诉丈夫。

刘松一听,事不宜迟,赶紧带着桂荣来到了邻居胡英的家。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后,胡英打开了自家的大门,一看是隔壁刘松两口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伸手就要把门给关上。

这时,只见桂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抱着胡英的双腿悲哀地哭道:“胡妈,以前要是我们哪里得罪了您,就请您看在我们多年邻居的情分上,原谅我们吧!请您把杰杰还给我们吧,我给您磕头了还不成吗?求求您,把孩子还回来吧!”说完,就对着胡英连连磕起头来。

胡英,这个年过半百的粗野村妇,此时镇定如常。只见她慌忙从地上将桂容一把扶起,口中连身说道:“使不得,这可使不得啊!桂容啊,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小辈,我平日里都拿你当自家女儿看待的!你说我会藏起自家女儿的孩子吗,这不是笑话吗?”说完,便一脸无辜地看向桂荣。

但是桂荣哪里肯信,她赶忙接过话道:“这样,胡妈,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进去自己找找,行吗?”

胡英冷笑道:“说了半天,你还是不信我!也好,你自己进去找吧,免得诬赖好人!”说完,便悻悻地趔到一边,将刘松夫妇二人让了进去。

刘松和桂荣两人一进胡英的家门,就急忙在她家的几个屋子里到处寻找起来。但是屋前屋后,包括院子里的角角落落俩人全部都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杰杰。

桂荣呆呆地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她仰起头朝着天空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杰杰……”

那悲戚的声音穿透了天空,空中几只路过的鸟儿被惊吓得连忙扇动着翅膀,急速地飞走了,直至天际……

接下来的日子里,刘松和桂荣两个人什么事情都不干了,整日里就是到处去寻找杰杰。他们风餐露宿,走遍四乡八村,荒山野岭,鞋子都走破了好几双,但是始终没有发现有关杰杰的任何线索。

渐渐地,刘松夫妇二人陷入了绝望,现在他们只得企盼着,但愿只是外面来的人贩子将杰杰拐了去,卖往了异地。至少那样杰杰他还能活着,他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有时候,夫妻二人幻想着杰杰此时正在异乡的某户人家里快乐地玩耍着时,两人的嘴边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但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掉了下来,染透了衣襟……

这天,也就是杰杰失踪的第十四天,外出寻找孩子未果的刘松夫妻俩精疲力竭地回到了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倒在了床上。大概是因为太过劳累,心力交瘁的俩人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就在这时,刘松忽然听到房门“吱吱呀呀”地轻轻响了起来,他疲惫地睁开了眼睛往门外瞥了一眼,突然,他楞住了。

他从门缝那里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一闪而过,就消失不见了。那个小小的身影,特别像是自己的孩子,杰杰……

读完真实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毒邻居”,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她来看新买的房子,竟碰见了老同学灵,灵原来也刚买了这的房子。她们边上楼边开玩笑讨论这的房子这么便宜是不是因为闹鬼。因她们发现,这里的邻居都怪怪的。看完房子灵送她离开,出门那刻,她听见两邻居说:就是她,她刚才对着空气说话,又比划。好像身边有人…她看向身边脸色越来越苍白的灵您看懂了吗?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Copyright © 2016-2020 www.guigs.cn All Rights Reserved. 鬼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1170253号

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时内妥善处理。

教您简单方便记住我们鬼(gui)故(g)事(s).cn|网站地图

本站内容可能会让人感到极度的恐怖与不适,建议胆小或有心脏病者回避。如因本站的鬼故事或恐怖内容而造成任何问题,本站概不负责,请慎重选择